假是教育的天敵
发布时间:2019-01-10 15:12 来源: 公海赌船 作者: admin

年度盤點是歲末年初各大媒體的規定動作。最近有媒體評出了2018年十大假新聞,其中兩則與教育沾邊,一則是某大學生因破解彩票漏洞獲利而被取消保研名額,另一則是一位教師在交通

  年度盤點是歲末年初各大媒體的規定動作。最近有媒體評出了“2018年十大假新聞”,其中兩則與教育沾邊,一則是某大學生因破解彩票漏洞獲利而被取消保研名額,另一則是一位教師在交通事故中救學生——最終這兩件事都被証明是假新聞。相比於醫療保健、食品安全等領域,教育界並不算假新聞高發地帶。但一些涉假問題近年來被媒體,值得教育界人士和反思。

  同其他領域一樣,假在教育圈的表現形式很多,除了論文造假、成績造假,還有假身份、假文憑,以及假學校、假學生,等等。說到假學校,教育部每年都會公布一批不具備辦學資質的“野雞學校”名單,一些名字以“中國”“首都”“北方”“華南”等開頭的所謂大學,其實是專門拐騙的假學校。

  就單個人而言,較常見的是身份造假。據《長江日報》報道,湖北某高校日前發公告撤銷了一名畢業生的學位和學歷,這名學生沒參加比賽卻成為一級運動員,從而以虛假方式獲取入學資格。這是典型的特長生身份造假,也算是名副其實的假學生了。不少高校過去都有體育、藝術等特長生招生指標,這項制度的本意是不拘一格降人才,讓身懷特長的學生以更優惠的條件進入高校學習,但卻被一些人當作進入大學的終南捷徑,造假行為隨之出現。為保障教育公平,維護高校招生秩序,2018年初,教育部宣布全面取消體育特長生、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、省級優秀學生等全國性高考加分項目。在中小學階段,教育部同樣明確“要逐步壓縮特長生招生規模,直至2020年前取消各類特長生招生。”這就是要逐步清除部分學生通過鑽政策造假的土壤。

  前些年受到嚴厲打擊的“高考移民”,以及替考等現象,更是身份造假的典型。在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的努力下,尤其是2015年11月起“考試作弊入刑”后,這類現象受到有效遏制。新的案例固然越來越少,陳年舊案倒是時不時被媒體翻出,比如河南周口娜被他人冒名頂替上大學事件,以及前不久備受關注的黃風鈴冒用他人學籍上學事件等。

  一個普通人的受教育權益之所以得到全社會范圍內的關注,其背后的現實邏輯是:教育是培養人的事業,是塑造靈魂的事業,每一個學生的學業和前途都必須受到呵護。各類身份造假現象突破了教育底線,各級教育部門和學校對此歷來採取零態度,一經查實,輕則取消學歷學位、開除學籍,重則交由法律制裁。如今,隨著新科技的應用和普及,各級各類學校在招生過程中對學生的身份有了更多甄別手段。每年1月份是藝術院校招考季,據媒體報道,中央戲劇學院將在2019年招生專業考試中首次引入人臉識別設備,“尤其針對筆試類科目,嚴防替考及作弊等行為,最大程度確保考試的公平”。

  除了身份造假,學術造假更是人人喊打,最新、最典型的例子莫過於南京大學原社會學教授梁瑩學術造假事件。按照去年9月出台的《“長江學者獎勵計劃”管理辦法》,依據南京大學的調查結果和相關申請,教育部最近已按程序撤銷梁瑩的“青年長江學者”稱號。學術若造假,則知識無意義。“真”是一切學術成績的基石,哪怕隻有一點造假成分,都會讓一個人積累數年乃至數十年的學術聲譽轟然崩塌。這值得所有高校教師引以為戒。

  “千教萬教,教人求真﹔千學萬學,學做真人。”陶行知先生的這句名言,是對教育過程中一切造假行為最堅定、最有力的指斥,是對現代教育最本質特征的鮮明而准確的闡釋。對教師而言,無論是學術上的教誨抑或品格上的,核心指向都是讓學生求真知,而不是接受一些錯誤的知識和的價值觀﹔對學生而言,學習的終極目標,是做一個誠實守信的真人,而不是虛偽、無底線的假人、兩面人。對真的追求,對假的摒棄,應當成為學生的自覺,而這種自覺應當從細微處培養起。

  真,是教育的靈魂。失去真,教育的根基便不復存在﹔不夠真,教育將變得不純粹。假,是教育的病毒,一旦沾上,教育便不成其為教育。打假求真,應當成為所有教育工作者的共識。

  以老帶新、升級課程、縮減課時,校外培訓機構“花式漲價”沒商量記者近日在廣州、武漢等地調查發現,今年9月開學以來,校外培訓機構都有不同程度的漲價,特別是一些大型知名培訓機構,不僅規模在不斷擴大,而且漲價也“沒商量”。【詳細】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